左青右黄

高考结束!回坑!
青黄only

关于他们

*关于灰黄战的妄想
*由桃井讲述的青黄
*些许与原著有出入的情节还请带着宽容的心态来ry










「啊啊、你问我小黄和阿大的事?」

「——完全是两个笨蛋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我知道自己的表情却在瞬间柔和了起来。

看着朋友不从我这挖到点什么八卦就绝不善罢甘休的架势,我有些无奈,想着只说一点应该没关系吧。于是便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下开了口。

「阿大他啊,其实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朋友如意料之中般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为了避免她没完没了的追问,我紧接着说了下去。





高一时的Winter Cup,小黄所在的海常对上了福田综合——奇迹时代原成员灰崎祥吾所在的队伍。

他们俩的关系在国中时期就已非常紧张,后来赤司君用了某些手段强制灰崎君退部,由小黄来顶替他的位置。自这之后,他们的关系便更加恶劣了,灰崎君有好几次来找小黄麻烦,都被阿大堵了回去。

回归正题,那场比赛的气氛异常激烈,或许是因为双方的胜欲都太强了。小黄之前从没赢过灰崎君,而灰崎君只是一心想报复小黄让他出丑罢了。

以至于比赛快进行到尾声,海常以微弱的优势领先福田综合时,灰崎君在裁判看不见的死角狠狠地踩了小黄本来就有伤的脚。这还是阿大之后告诉我的。当初我叫他来看小黄的比赛他还满脸不耐烦结果还是观察得这么仔细,或许是因为对象是小黄吧。

那个时候阿大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虽然本来就很黑),把我都吓了一跳。

比赛的结局以小黄完美模仿了奇迹时代的特技取得胜利而告终。当时的小黄神气得就像一个王者,他带着骄傲又闪亮的眼神望着我们这个方向。这么说来,好像有听到阿大轻轻地笑了一声。

见小黄赢了阿大稍微松了一口气,他一边往小黄他们所在的地方走去,一边对我说他有点事要我先走。根本不管我在后面担心的叫声,超过分的。

我站在原地等了蛮久,直到会场里的人差不多走了大半,阿大也没回来。因为放心不下我决定去找他。

在路过海常休息室时发现门半掩着,里面亮着灯,并且传来了我非常熟悉的声音。我从半开着的门的间隙往里面看,果不其然是阿大和小黄,海常的前辈们似乎都已经先回去了,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令我惊讶的是阿大正蹲在小黄面前,一手执着小黄的脚,神情很认真,还可以看出一丝担忧和心疼,大概是在为小黄检查伤势。我第一次发现阿大居然也有这么帅气的一面(尽管平时只是个满脑子篮球和巨乳的笨蛋)。

小黄坐在凳子上,不知所措地看着这样的阿大,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估计是被吓到了,毕竟面前的黑皮明明一直都是摆着一张臭脸的。

阿大揉了揉小黄的脚踝,可以看出动作非常轻柔,我还记得他们当时的对话。

「疼不疼?」

「…疼」

「真是的,怎么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想赢嘛…」

「如果脚废了那可是一辈子都打不了篮球了啊!你这个笨蛋!」

「唔…」

「怎么样?能站起来吗?要不要我扶你?」

「可以啦!才不用扶……哇啊!——」

「还说不用扶!逞强很好玩吗?」

「小青峰别那么凶嘛…」

阿大的语气超级冲的,不过其实还是很担心小黄的,只是不善表达而已吧。

那时我突然想起桐皇输给诚凛后阿大对我说「好想打篮球」时说的另外一些话,他说要谢谢火神和哲君,我说这是应该的。他接着说要谢谢小黄,我大概能猜到是为什么,但还是好奇阿大是怎么想的,于是我问了他。

他意外地没有敷衍而是很认真的回答了我。

「黄濑他是那段时期里唯一一个没有放弃挑战我的人,他与我1on1时没有一次是不拼尽全力的,即使他从没赢过。或许正是他的这种坚强支撑着我,让我在那时没有就此放弃篮球。尽管他后来舍弃了对我的憧憬,也没有舍弃要打败我的决心。」

说实话我真的很惊讶阿大能想到这么多,有些甚至是连我都没有注意到的。接着我看见阿大露出了重新燃起对篮球的热情后的第一个笑容——因为说到小黄。

小黄对阿大来说一定很重要,这个想法忽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仔细一想竟是如此的合情合理。

话又说回来,直觉告诉我阿大今天会一直陪在小黄身边照顾他,于是我毅然决定去买杯水解渴然后直接回家。

没想到在自动贩卖机处看见了满脸阴戾的灰崎君从我面前匆匆走过,身后紧跟着一个黑影。先前没怎么在意,稍后回想起来越觉得那个黑影很像阿大,便急忙跟了上去。

之后发生的一幕是我怎么也无法料到的。阿大一脸阴沉地出手揍了灰崎君一拳!(那个笨蛋不知道如果被发现了会被禁赛吗?!)不过这也是我今天第二次见到阿大如此帅气的一面。

揍完灰崎君的阿大走出来与我撞个正着,他有瞬间的惊讶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凶巴巴地威胁我不准把这件事告诉小黄,让我快点回家去。他还要去找黄濑。

语气是让人火大了点啦,但我知道阿大也有在关心我「不赶快回家一个女生走夜路是很危险的」诸如此类的话我想他绝对无法说出口,嘛,谁让他是阿大呢?

后来嘛,我就乖乖听话自己一个人搭车回家了。





说到这里,我停下来喝了口水,朋友似乎沉浸在我的描述之中,直到我的声音停止才如梦初醒。

「到这里就结束了吗?」她问,看上去意犹未尽。

「还没有呢」我笑起来,吊人胃口也是一件蛮有趣的事。

「呐,桃酱,我能问一件事吗?」

「你说」

「你和他们认识多久了?」

「诶?我和阿大是青梅竹马,如果你是指认识小黄的话…快八年了呢」说完我自己先愣住了,这么说来,小黄和阿大也认识快八年了呢。如果从那年Winter Cup开始算起的话,他们在一起也已经……

快六年了。

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像老婆婆一样在心里发出这样的感叹,我心情稍好地翘起了嘴角,继续我的讲述。





回家后我先是洗了个澡,父母不在家,打开冰箱也没发现任何食物,无奈之下只好去便利店买便当,当我选好便当在收银台付账时偶然往外面一瞥。就看见了正在回家路上的阿大,他的背上还背着小黄。事后阿大告诉我那天小黄家也没人,将那个笨蛋一个人丢在家里他不放心,于是就把小黄带回自己家了。

小黄的脚被人很是细心地用绷带包扎住了,他伏在阿大背上,脸埋得很深,看不清表情,耳根却红透了,修长的手臂环着阿大的脖子。阿大托着小黄,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路,每一步都走得很稳。路灯的光线柔柔地落在他们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一幕我的鼻子突然有点酸。

估计他们差不多走远了,我才从便利店里出来,还没走几步就猛地躲在了一旁的路灯后面。

因为阿大和小黄并没走远,小黄不知在阿大耳边说了什么,阿大把小黄放了下来,小黄靠在墙上以支撑整个身体。阿大站在小黄面前,双手撑着墙壁。他们似乎在小声交谈着什么,不一会儿阿大突然激动起来,抓住小黄的手腕抵在墙上接着整个人就凑了上去……




我的声音戛然而止,为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说得过多了而暗自懊悔,小声叮嘱朋友不要把今天听到的事说出去后起身离席。

朋友叫住我问还能不能知道更多关于他们的事,我只是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眨了眨双眼狡黠一笑。

「无可奉告哟」

不要去打扰他们,请让这两个深深地喜欢着彼此即使表达方式都是如此笨拙的少年,安静地彼此温暖着一直走下去吧。



FIN.


后记:
我从不怀疑任何青黄er对青黄的爱,只是爱的方式各有不同。
有些人的爱很热情很有感染力;有些人的爱很安静却深入骨髓。
这篇文献给热情地、抑或是安静地爱着他们,被他们温暖着的屏幕前的你。

最后,爱妻拳日快乐!

评论(2)
热度(20)

© 左青右黄 | Powered by LOFTER